搞清楚!民法典草案到底变了啥?

2020-01-03 18:06
作者:方圆众合法考
阅读:606
标签:   民法干货 备考指南

导读: 聊聊此次草案的几个大的变化,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2019年12月16日稿)已发布,共计1260条,堪称“社会生活百科全书”

《民法典》出台后,我国现行的民法通则、物权法、合同法、担保法、婚姻法、收养法、继承法、侵权责任法将被替代,不再保留。

作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法典化的法律,中国民法典的编纂工作一直备受社会关注,尤其对于法考生们,每一个新增和改动都是关键点。今天我们的民法大帅老师为各位“帅“一波干货,聊聊此次草案的几个大的变化,和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是为2020年提前备考的伙伴们,放上一枚学习指南针!!

跟着大帅走,民法不用愁!


开始前的定心剂

1,民法典草案在最终送交表决前,肯定还会再变动,所以无需对本草案进行逐一解读,但是各位法考生可以关注此次总结的亮点,为以后的学习做好铺垫。

2,民法总则是不会变的,年前一定要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学一遍。

3,民法典中颠覆性的新规定会有,但是不会很多,所以不要害怕!


1,预告登记适用范围的扩展

民法典草案

第221条

当事人签订买卖房屋的协议或者签订其他不动产物权的协议,为保障将来实现物权,按照约定可以向登记机构申请预告登记。预告登记后,未经预告登记的权利人同意,处分该不动产的,不发生物权效力。

预告登记后,债权消灭或者自能够进行不动产登记之日起三个月内未申请登记的,预告登记失效。


物权法

第20条

当事人签订买卖房屋或者其他不动产的协议,为保障将来实现物权,按照约定可以向登记机构申请预告登记。预告登记后,未经预告登记的权利人同意,处分该不动产的,不发生物权效力。

预告登记后,债权消灭或者自能够进行不动产登记之日起三个月内未申请登记的,预告登记失效。


大帅解读


物权法第20条第1句之规定存在两种理解:

第一种,当事人签订的是买卖协议,该协议的客体是房屋或者其他不动产;如果按照这种理解,那么预告登记仅适用于买卖协议。

第二种,当事人签订的是协议,该协议可以是买卖房屋的协议,也可以是其他不动产的协议;如果按照这种理解,那么预告登记不仅仅适用于买卖房屋的协议,还适用于其他不动产的协议。

民法典草案第221条显然采纳了第二种理解,按照本条之规定,买卖房屋的协议与其他不动产物权的协议(如不动产抵押协议等)均可适用预告登记。


2,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无需同意


民法典草案

第406条 

抵押期间,抵押人可以转让抵押财产。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抵押财产转让的,抵押权不受影响。

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的,应当及时通知抵押权人。抵押权人能够证明抵押财产转让可能损害抵押权的,可以请求抵押人将转让所得的价款向抵押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转让的价款超过债权数额的部分归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债务人清偿。


物权法

第191条

抵押期间,抵押人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的,应当将转让所得的价款向抵押权人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存。转让的价款超过债权数额的部分归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债务人清偿。

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大帅解读


物权法第191条给我们带来了三大疑惑:

第一,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而转让抵押财产的,转让合同的效力受不受影响?

第二,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而转让抵押财产的,究竟是有权处分,还是无权处分?

第三,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而转让抵押财产的,如何才能发生物权的变动?

以上三大疑惑,随着民法典草案第406条的问世,全部被打消,根据本条之规定:

第一,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无需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合同的效力不受抵押权人同意与否的影响。

第二,既然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无需经抵押权人同意且抵押权的设立并不转移所有权,那么抵押人的处分自然是有权处分。

第三,即使未经抵押权人同意,物权也能发生变动,但是抵押权不受影响。

综上所述,民法典草案第406条极具颠覆性。


3,悬赏广告的性质


民法典草案

第471条  

当事人订立合同,可以采取要约、承诺方式或者其他方式。

第499条  悬赏人以公开方式声明对完成特定行为的人支付报酬的,完成该行为的人可以请求其支付。


合同法

第13条  

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


大帅解读


关于悬赏广告的性质存在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悬赏广告属于单方行为,可以引发单方允诺之债。

一种观点认为,悬赏广告属于要约,可以引发合同之债。

与合同法第13条不同的是,民法典草案第471条对于合同的订立方式新增了一种其他方式,并且其他方式与要约、承诺相并列。

民法典草案在对要约、承诺规范结束后,又通过第499条单独对悬赏广告予以规范;从体系解释的角度来看,第499条规定的悬赏广告无疑属于第471条所规定的其他方式。

既然民法典草案将悬赏广告与要约相并列,那么我们似乎可以得出结论,民法典草案认同悬赏广告属于单方行为的观点,即悬赏广告+完成行为=其他方式之一。

其实,将悬赏广告认定为单方行为或要约,并无实质意义。


4,明确规定并存的债务承担


民法典草案

第551条  

债务人将债务的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

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可以催告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予以同意,债权人未作表示的,视为不同意。

第552条  

第三人与债务人约定加入债务并通知债权人,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表示愿意加入债务,债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明确拒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担的债务范围内和债务人承担连带债务。


合同法


第84条 

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


大帅解读


长期以来,因合同法第84条仅规定了免责的债务承担,故并存的债务承担仅存在于民法理论以及司法考试的试题中。

民法典草案第552条的问世,填补了这项空白,我国债务承担的体系也因此更加完整。


以上文章来源于众合民法大帅 ,作者民法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