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刑法考题,堪称神作,火遍法学圈!

2019-07-11 14:02
作者: 方圆众合法考
阅读:252
标签:   考试 案例

导读: 法考到底有多难,做完这道考题你就明白了。

法考到底有多难,其他科目咱们先不提,就先来看看“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大二《刑法案例研习Ⅱ》期末考试中,一道为《浮生》的考题。看到这个名字,就透露出了某种不简单气息,与以往的试题,有着较大差异。

既然这么有难度,那身为法考生咱们可是遇到过难题无数,怎么可能难倒我们,毕竟咱们学了这么久,定要来挑战一下,决战高下。

同学们准备好了吗?合合菌要送上原题了,案例题目有点长,请大家耐心看完,切记不要把它当作小说看哦,一定要用法律的思维去分析判断。


《浮生》

第一幕  河湾村 王大锤家中

王大锤弯腰钻进低矮的偏房,夕阳的余晖钻过木格窗上的油纸窟窿,形成一道光柱,打在蜷在床边的母亲脸上。母亲的脸因病痛的折磨而略带扭曲,显得有些狰狞。王大锤轻轻走到床前,将露出棉絮的被角掖到母亲身下,开口问道:“娘,好些没?”母亲缓缓张开眼,浑浊的目光中透出一丝慈爱,无力地“嗯”了一声。王大锤看着旁边又快空掉的药瓶,对母亲说:“娘,你先躺着,我去给你买药。”母亲侧头向着药瓶的方向,说:“大锤,还是算了吧。吃了三年,也没见好,还欠了一屁股债,你还是给俺买瓶……”大锤忙打断母亲的话,说道:“娘,你又胡说!钱的事情俺会想法子,你甭操这份心。一会俺让翠兰给你做碗打卤面吃。”说着,王大锤走出了侧房。

四岁的女儿英子看到王大锤走出门口,忙跑上前去。“爹,俺饿。”“滚!”王大锤一脚把英子踢倒在地。妻子张翠兰看到,忙小跑着过去,拉起憋着不敢哭的英子,“拿孩子出气算哪门子本事!”“你也欠踹?!快做饭去!”妻子怨恨地看了王大锤一眼,边拍打着英子身上的尘土,边向灶台走去。王大锤裹了裹衣服,走出院门。

深秋的风,吹落了院子里枣树的最后几片枯叶。王大锤依稀听见了母亲的叹息。

第二幕  东河县城郊钱老六家中

东河湖畔,借着一潭月色,王大锤走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外,急速地拍打着铁门,拍击声在子夜里水一样荡开。

钱老六从屋里骂骂咧咧地走出来开了门,见是王大锤,立马拉下脸来,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进来”。王大锤视而不见,进屋后,发现只有钱老六在家,便随口问道:“嫂子和娃都不在?”“回娘家了。”钱老六略带不耐烦的口气回答道。未待王大锤坐稳,钱老六就抢声道:“锤头,不是哥不帮你,你三天两头的借钱,我又不是开银行的,上哪儿给你找那么多票子?你那老娘的病也有些日子了,不是我说难听的,她死了你也甩掉个包袱不是?”

王大锤闻声,“嗖”地从沙发上弹起来,“六哥,你咋说话呢?那可是俺娘啊!俺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俺娘的病治好!”“那你砸啊!你卖啊!你跑我这里干啥?!”“你……”王大锤的脸因为激动而青筋暴起,“钱老六,你别忘了,当年你为了从何老二那里收回欠款,让俺绑了他儿子,结果何老二不吃那一套,你一怒之下,让俺撕票。你要是不借给俺钱,俺就去局子里投案。要你好看!”

听到王大锤这么说,钱老六也坐不住了,“我说锤子,你也好意思说,你看看你办的那件破事儿!连个毛都没长全的娃你都杀不死,还让人从下水道里给救起来了。好在你小子祖上积德,让你一石头把那娃砸成了个傻子,不然有你好吃的!瞧你那怂样,还去投案自首?借你个胆子你也迈不进派出所的大门!今天说白了吧,你甭想从我这里借到一分钱!你那老不死的娘,最好是早点见阎王!”王大锤听闻此言,嘴角气的直哆嗦,边破口大骂,边撕扯钱老六的衣服。“当初说好替你做事,不管做不做成都给俺两万块钱,可你个畜生赖账,自己倒在湖边盖了小楼过得神仙快活!”

恶语即出,两人顿时打成一团。在厮打过程中,王大锤凭借气力将钱老六压住,双手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嘴里念叨着:“让你咒俺娘!让你说俺怂!让你不还俺钱!”渐渐地,钱老六不再挣扎。王大锤回过神来,慌忙松开手,在钱老六的鼻子上试探了一下,发现他已气息全无。王大锤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几分钟后,他擦掉额头的汗水,翻开钱老六的衣兜,找到了1414块钱。他迟疑了一下,将这笔钱塞到了自己兜里。

为了毁掉现场,王大锤关好钱老六家的门窗后,点燃了客厅里钱老六供奉关二爷的香火,又将钱老六厨房里的煤气灶打开,然后趁着夜色逃回家中。

第三幕  河湾村王大锤家中

第二天下午,王大锤在同村老板叶逢秋开的厂子里干活时,从其他伙计的闲聊中得知,县电视台报道说,郊区一处独门独院的房子昨晚发生爆炸,死者姓钱,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尸检报告称,死者系肺部吸入大量有毒烟雾致急性肺损伤而亡,目前尚未排除他杀可能。

王大锤回到家,发现妻子翠兰和女儿都不在。他正要去侧房看母亲,忽然听见门口有汽车停靠的声音,便走向大门口,结果竟然看到一辆印有“法院”字样的面包车。王大锤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位法警,看见王大锤便问道:“你是不是叫王大锤?”王大锤神色慌张地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这是法院的传票,你老婆张翠兰前阵子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已经受理,阳历十一月六号在县法院开庭,你别忘了!”

送走法官,王大锤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到十分恼怒,心里暗暗骂道:“这个臭婆娘!平常不过是打骂多一点,如今竟敢闹离婚。一准儿是回娘家去了!看俺不去揪回这个破落货!”

第四幕  芦花村张翠兰娘家

当天晚上8时许,王大锤喂母亲吃了药,待母亲睡着后,他去老板叶逢秋家借车。叶逢秋觉得王大锤平时干活比较卖力,便将一辆年久失修,早该报废的轻型卡车借给王大锤,并叮嘱他说:“你没驾照,开车注意点,别被警察撞见。接完老婆孩子早点还我!”王大锤连连道谢后,驾车前往妻子张翠兰的娘家。

岳父张大牙看见王大锤,没好气地问:“你个熊人,跑来干嘛?”王大锤大声嚷道:“叫俺老婆、孩子回家!”这时,张翠兰从偏房里走出来,对着王大锤叫喊道:“谁是你老婆?!你个没用的货,这么多年跟你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俺已经向法院提出离婚,不是你老婆了,你快滚!”王大锤带着骂声回道:“你个破落货!法院一天没判,你就一天还是老子的媳妇儿!现在俺就要和你睡!”说着,他摆脱张大牙两口子的阻挠,将张翠兰强行拉进屋中,栓了屋门,接着不顾张翠兰的反抗,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

事毕,王大锤穿衣开门走出屋子,对蹲在一旁的张大牙说:“老子和媳妇儿睡,天经地义!你们告也白搭!想离婚也可以,先把结婚时的5000块彩礼钱还给俺!”之后,王大锤抱起躲在张大牙身后的女儿英子,将其放在卡车的副驾驶座上,开车回家。

第五幕  县道X666某处路旁

回家途中,英子吵着要撒尿,王大锤便将车停在路边,熄灭车灯,带英子去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方便。

此时恰逢附近村民崔明贵骑着一辆电动车回家。因天黑无人,崔明贵便以55Km/h的速度急驶,因灯光微弱,当他发现王大锤停在路边的卡车时,已经来不及刹车,撞上卡车后摔倒在路中间。王大锤听见声响后赶紧跑过去看,只见崔明贵昏倒在地,头部鲜血直流。他顿觉事态严重,便赶忙打电话给叶逢秋。

叶逢秋说:“人又不是你撞的,你慌个球!趁着他还没醒,赶快回村!”王大锤听后,赶忙带着女儿驾车逃离现场。约二十分钟后,梅云奇驾驶一辆小轿车以50Km/h的速度经过事发地,因忙着给女友回微信,梅云奇并未看见躺在路中间的崔明贵,致使车轮从崔明贵左大腿直接碾压而过。梅云奇见车辆颠簸的厉害,便给他女友发了条微信抱怨:“什么破路,到处都是坑,车简直没法开!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大半夜的开到这种破路上来。”后驾车离开。

半小时后,谢协农驾驶一辆SUV以100m/h飙行至事发地点,发现崔明贵后紧急刹车并急打方向盘,但车并未刹住,而是从崔明贵右胳膊压过。谢协农停车检查后,发现崔明贵仍有生命体征,便打算将他送往医院抢救,但又觉得要花很多钱,便转而打算将崔明贵留在现场,自己驾车去派出所投案。待谢协农随警察驶回案发现场后,发现崔明贵已因失血过多死亡。

第六幕  河湾村王大锤家中

王大锤回到家时,已近晚上10点。他放下还在哭闹的英子,正打算再次打骂,听见母亲喊他,于是呵斥了英子几句,走向侧房。

“大锤,娘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四年你床前床后的照料,娘也知足了。可这病实在是太难熬了。娘现在满身生疮,生不如死,你这样硬生生地拖着不让俺死,不是尽孝。刚才你爹还托梦,让俺早点下去陪他。你还是早点让娘解脱吧!如果你不答应,俺就绝食。如果你答应,娘死后,你一把草席把俺埋了,跟翠兰好好说说软话,让她回来,你们两口子和英子也能过个安稳日子。你也别老是打英子,她还小,身上伤疤一层落一层,将来也不好找婆家。”

“娘……”王大锤张着大嘴,一时语塞。母亲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决绝。王大锤知道,这次母亲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自杀了。想到自己这两天做的事情,迟早要败露,到时母亲肯定无人照料,王大锤心一横,转身去院子旮旯里拿出除虫用的“敌敌畏”,走回母亲的房中。

看到母亲,王大锤不禁回想起自己八岁那年,父亲因矿难去世,母亲拿着矿主赔偿的一万块钱,辛辛苦苦把他拉扯成人,后来又到处借钱,给自己张罗了婚事。此后日子虽然辛苦,也算过的安生。谁知天不遂人愿,随着女儿的出生,家里的债务更加沉重。为了还债,母亲摸黑赶集卖菜时,不小心跌落桥底,结果下半身瘫痪。此后,母亲曾几次提出要自杀,都被自己劝阻。想到这,王大锤不禁鼻头一酸,大泪直落。

母亲看到大锤落泪,知道他心生不忍,于是说道:“大锤,俺渴了,你去给俺烧点水喝吧。”大锤随手将“敌敌畏”放到窗前,就转身去烧水了。等他烧水回来,发现母亲已经口吐白沫,倒在床下。英子不知所措地坐在旁边,吓得张着大嘴说不出话。看到父亲进来,英子顿时大哭道:“奶奶说要喝糖浆,让俺把窗台上的瓶子拿给她。她喝完就这样了。”王大锤手里的茶碗跌落在地,顿时明白了一切。

“你个扫把星,看俺不打死你!”王大锤照着英子的脸就是一顿猛抽,然后又拿起旁边的木棍接着打,直到英子疼的站不起来。王大锤出了气,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他将英子抱回自己的床上,嘱咐她睡觉,然后赶忙将母亲抱到还没来得及还的卡车上,打算将母亲送往县医院抢救。无奈路途遥远,耽搁的时间太久,母亲还没到医院,就已经咽了气。王大锤只得忍住悲痛,将母亲的尸体拉回家中,准备为她置办丧事。等王大锤安排妥当回到自己屋里,已是凌晨两点多。他发现英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便叫了声,英子毫无反应。王大锤以为英子睡熟了,便将她往里面推了推,自己在另一头睡下了。

破晓时分,王大锤觉得口渴,想叫英子去给他倒碗水喝,喊了几声都没动静,他气不打一处来,用脚踹了一下英子,见还是没有反应,就边骂着边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英子脸色煞白,身体已经僵硬。后经鉴定,英子系生前被他人以钝性致伤物伤及腹部,致脾脏破裂引发内出血,继而导致休克,于当日凌晨两点左右死亡。

王大锤想到如今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活着没了指望,但又狠不下心来一死百了。想来想去,王大锤将母亲和英子的尸体埋到了院里的枣树下。

在刺穿晨雾的阳光中,王大锤开车向县派出所驶去。

同学们案例写的不错吧?是不是感觉到特别具有故事性和文学性,也符合社会的案件,还结合了所学的知识点。欣赏完案例后,要开始答题了哦~

请作答

一、问题提炼题(请结合上文内容,分人物提炼值得从刑法上进行讨论的问题)。

二&三&四、案例分析题(请从题一所提炼的案情中选取一个问题,结合刑法规定,运用归入法进行分析)。


看到题目的你还好吗?绞尽脑汁后还是不会写,那就当是学习了。

此题目主要培养同学们两个层次的能力:

1.归纳并运用刑法分则知识解决具体问题的能力

2.熟练运用刑法法理分析具体问题的能力


可以看看下文的参考答案哦~

微信图片_20190711115440.jpg

题目再难,只要我们用心学习,也会学到其精髓。只要足够努力、足够优秀,你也可以成为偶像剧里的何以琛,加油法考生!

既然选择了这条法考路,就不要轻言放弃,过了这个坎,便是柳暗花明~


文/经微信公众号“华东政法大学”授权转载,内容有删减改动